网上兼职靠谱吗 还要交培训费,这么多档音乐类综艺 有没有可以PICK的?

网上兼职靠谱吗 还要交培训费,这么多档音乐类综艺 有没有可以PICK的?
2019年11月07日 16:11 澎湃新闻

制作扎推、资源有限、内容也高度同质化。网上兼职靠谱吗 还要交培训费能否为音乐类综艺找寻新的创意落脚点,直接关系着节目能否突围。

  音乐类综艺是最具受众基础、最能引发大众共鸣,同时最具拓展性(也包含偶像选秀、乐队、说唱等)的综艺类型,因此,每一个季度各大卫视和视频网站的招商里,音乐类综艺几乎都不会缺席,综N代和综一代节目各占半壁江山。只是,音乐类综艺节目虽多,出圈的却屈指可数,毕竟这已是一片“红海”,制作扎推、资源有限、内容也高度同质化。能否为音乐类综艺找寻新的创意落脚点,直接关系着节目能否突围。

  时下正在一线卫视与视频网站热播的音乐类综艺,主要有这么几档,分别是:江苏卫视的《音浪合伙人》(9月14日开播),北京卫视的《跨界歌王4》(10月12日开播),江苏卫视的《蒙面唱将猜猜猜4》(10月13日开播),湖南卫视的《嗨唱转起来》(10月18日开播),爱奇艺的《这样唱好美》(10月26日开播),东方卫视的《中国梦之声·我们的歌》(10月27日开播)。它们各自有怎样的特色?哪一档节目更具创新性?

  综N代:《跨界歌王4》VS《蒙面唱将4》

  任何综N代节目都有一个两难:该固守哪一部分,又可以从哪些方面去创新。不创新,观众会审美疲劳,可乱改革,也可能失去节目最核心的元素和特色。

网上兼职靠谱吗 还要交培训费  《跨界歌王》已经走到第四季了。节目的核心特色是,邀请非专业歌手身份的艺人前来参加音乐竞技。通过前三季,《跨界歌王》建立起了两大核心看点,一个是艺人跨界——原来这些演员唱歌也可以这么好听;另外一个看点是跨界竞技,跨界歌手之间有PK和淘汰。竞技方面的亮点的设计是,一个可升降的“三度空间”。网上兼职靠谱吗 还要交培训费选手们只有在地下一层的试唱空间得到三位专业音乐评审的认可,才可能获得开启上升通道的权限,明星选手随后乘坐升降机,直接到达第二层的大舞台,无缝连接完成自己的表演。

  《跨界歌王4》,前三季的主持人栗坤已从北京卫视离职,刘涛作为跨界召集人出现,承担了主持人的角色。但颇令人不解的是,节目一开始刘涛就宣布,《跨界歌王4》取消了竞技环节,每一期就是邀请几个明星跨界到节目中唱唱歌。这无疑是将节目的原有看点直接砍掉了一半。

《跨界歌王》海报《跨界歌王》海报

  并且,这一季的“跨界”也令人存疑。网上兼职靠谱吗 还要交培训费比如李治廷、于朦胧,本身都是以歌手的身份出道的。而竞技环节取消后,节目的形式就变成了“歌唱+艺术人生”,演唱完,几个明星跟刘涛坐一块聊聊人生、说说鸡汤。

唱完歌,闲聊唱完歌,闲聊

  收视率和话题量是最直观的反映。这一季《跨界歌王》收视率创下了几季来的新低,网络讨论度也大不如前。可以说,它是综N代变化失策的案例。

  相较之下,《蒙面唱将猜猜猜》是以微变应万变。节目的核心特色是,声音猜测歌者为何人,这个是节目的立足之本。在此基础上,《蒙面唱将4》在形式上做了微小的的调整,一个是猜评团拆分为“乐评团”和“猜猜团”,每位唱将会自爆三个线索,猜评团将根据这三个线索进行猜测,丰富推理元素。另外一个是歌手的揭面方式,不是前三季的直接揭面,而是借助AR视频滤镜技术,加入了半揭面的形式。

《蒙面唱将4》海报《蒙面唱将4》海报

  这些变化无关痛痒。《蒙面唱将》几季以来存在的共同问题是,请来的歌手鲜有能够骗过猜评团和观众的。主要原因是,节目组对流量的侧重,许多歌手明明具有非常鲜明的辨识度,没有什么可猜的价值,为了制造话题,还是请来了;而有些歌手可能有实力却鲜为人知,囿于缺乏话题,可能也被节目组过滤了。因此每到了关键的猜评环节,猜评团成员只能“装傻充愣”。弹幕上的观众早早就猜出了答案,专业的猜评团肯定也早猜出来了,但还是得装作不知道地走完节目的流程。

  传承:《这样唱好美》VS《我们的歌》

  今年韩国一档最爆款的音乐类综艺叫《Miss Trot》,创下了韩国综编台的综艺收视记录。Trot是韩国早期的一种传统流行音乐,节目将100位女性选手分为职场人部、妈咪部、女团部、现役部,发掘次世代trot明星,最终决出一位trot Queen,让年轻人喜欢上trot,实现传统音乐的传承。

  很快,爱奇艺就买入了版权,制作了《这样唱好美》(英文名是《Miss Voice》)。节目的形式大同小异,请来不同年龄、不同领域的86位女生,分为高校组、演艺组、妈妈组、歌手组、网络达人组、职场组六个分组,演绎华语经典歌曲,致敬经典、传承经典。节目由资深音乐人蔡琴、金牌作曲家金培达、主持人谢娜以及歌手刘宪华、陈立农和戚薇、李承铉夫妇7位明星组成“比心团”,七心以上直接晋级,四心到六心待定,三心及以下暂时离开。

《这样唱好美》海报《这样唱好美》海报

  不过跟韩版的爆款相比,国产版似乎没什么水花。根源在于,节目的竞技元素弱化,选拔标准不一,整个节目的氛围过于轻松(懒散)了。比如,究竟什么是“好美”?比心团的投票标准让人捉摸不定,太过随意,选手也没有体现出那种强烈的竞争感。于是节目的焦点非常模糊,一会儿是蔡琴的“反差萌”,一会儿是选手与比心团的互动,一会儿是素人选手的互动,一会儿是老歌的“回忆杀”。最终节目有点像是“华语经典翻唱会”,仅仅是“翻唱”,老歌的魅力、传承的意味,并没有得到充分体现。

《我们的歌》费玉清与许魏洲《我们的歌》费玉清与许魏洲

  《我们的歌》凸显的也是代际间的“传承”。节目的形式是,乐坛顶尖的新生代歌手和多位为华语乐坛奉献过无数经典的榜样歌手,一同联手创作改编金曲,完成一场跨代际潮音竞演。首发的“前辈歌手”是费玉清、任贤齐、李克勤、罗琦,首发的“新声歌手”是刘宇宁、许魏洲、周深、王琳凯。节目伊始,两代歌手“听歌识人”完成互选,在不知对方身份的情况下合唱同一首歌,演唱完毕之后,由双方共同决定是否组成搭档;之后组队竞演,对抗踢馆选手,不断晋级。

  《我们的歌》较好地均衡了“竞技”和“传承”。竞技保证基本的冲突、对抗和可看性,前辈歌手与新生歌手组队演唱华语经典,则充分体现出华语音乐的代际传承、吐故纳新。节目首期收视率高达2.33%,在今年开播的“综一代”里排名第一,颇为难得。像费玉清这样的前辈歌手,能够吸引老一辈,而周深这样的年轻选手,又能吸引年轻观众,节目的受众面更广。在之后,节目的B组阵容也会亮相,分别是那英、周华健、蔡健雅、黄凯芹、肖战、阿云嘎、李紫婷、蒋一侨,届时话题量一定不低。

  互动:《音浪合伙人》VS《嗨唱转起来》

  音乐类综艺受众广,节目多,但也创新难。在竞技、选秀、推理、跨界、对唱、传承等元素都被开掘之后,这两三年又出现了一种新类型,即互动类音乐节目。

  互动,一方面是体现在星素互动上,互动形式主要是合唱。比如湖南卫视2016年-2018年的《我想和你唱》,素人通过歌唱类APP参加合唱选拔,来到现场和明星合唱。而今年暑期档腾讯视频推出的《合唱吧!300》,大张伟、张信哲、毛不易、范丞丞等10组歌手以合唱发起人身份加盟,分别召集300歌迷展开互动演唱较量。节目版权来自于韩综《300×2》,歌迷与偶像合唱的场面,既壮观又催泪。

《合唱吧!300》首期,2007年快男、2009年快女分别与300名粉丝合唱,“回忆杀”很催泪《合唱吧!300》首期,2007年快男、2009年快女分别与300名粉丝合唱,“回忆杀”很催泪

  在播的《音浪合伙人》,节目形式与《合唱吧!300》有一些相类之处,节目由苏有朋、薛之谦、王嘉尔、周笔畅、胡彦斌、欧阳娜娜等明星作为音浪召集人(非固定嘉宾),与300位合伙人组成各自的音浪团,在24小时内共同编排音乐大秀,展开PK。节目虽然有意凸显素人参与,比如召集人与素人合伙人都积极主动地投身到作品的创作当中,但这种互动仍旧是非常有限度的:节目的镜头仍主要对准明星,明星依然是主要看点;合伙人人数太多,观众根本记不住;《合唱吧!300》明星与素人,有偶像与粉丝这一层联结,《音浪合伙人》召集人与合伙人没有关系,互动仍停留于表面……

《音浪合伙人》海报《音浪合伙人》海报

  谢娜与罗志祥主持的《嗨唱转起来》,定位是“为全民解压提供出口的全民音乐综艺互动秀”。这里的互动,不是星素互动,而是将时下最热的小屏幕强互动内容与电视大屏综艺相结合,以联通大小屏幕不同消费收看行为。通俗地讲,就是让大家看电视时,有种刷手机短视频的感觉。

《嗨唱转起来》海报《嗨唱转起来》海报

  节目的形式是,选手首轮演唱由评委投票,晋级后进行第二轮表演,由观众投票,超过80%支持率则晋级成功。表面上看,与之前的竞技类歌唱节目没什么不同,细节上又有着大不同。首先,评委投票(体现为“拉杆”的形式)决定了选手是否能够出场,选手出场后,是以转盘的形式出现的,转盘轨迹为一个半圆弧形,歌手演唱时间只有90秒,如果90秒内,现场观众支持率未超过80%,则转盘就转离舞台,选手淘汰。转盘的设计,模拟的是手机的划屏动作。

转盘往右转离舞台,就像我们在手机右划转盘往右转离舞台,就像我们在手机右划

  其次,歌手两轮表演时间分别只有60秒和90秒,符合短视频碎片化的特征。再则,选手表演的歌曲不是局限于华语经典,也囊括了从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上的各种“神曲”,评委和观众考量的也不仅仅是歌手的唱功,更多的是一种“嗨”,能够让大家动起来,笑起来。

  可以说,比起专业性,《嗨唱转起来》更看重的是互动性和娱乐性,是“宅嗨”与“解压”。跟《歌手》《声入人心》这样的节目比起来,它带有一点土气,但也更为接地气。

  小结

  总的看来,在播的几档音乐类综艺,各有特色,但在互联网上的声势都比较平淡,没有出圈的迹象。“综N代”有边际递减效应,会审美疲劳。“综一代”中,《这样唱好美》有好的创意,但没打好牌;《我们的歌》模式尚可,只是每期四个组合,演唱部分有限,得穿插大量场外真人秀部分,一定程度上稀释了演唱部分的凝聚度;《嗨唱转起来》的确有解压效果,但也缺乏底蕴……林林总总的原因,阻碍了这几个节目的进一步传播。

  除此之外,音乐类综艺面临的一个共性难题是,歌曲资源的透支与歌手资源的透支,极大降低了每个节目的新鲜感。比如大张伟,出现在《蒙面唱将猜猜猜4》中,也出现在《嗨唱转起来》;谢娜出现在《这样唱好美》中,也出现在《嗨唱转起来》;汪苏泷出现在《跨界歌王4》中,也出现在《音浪合伙人》;李克勤出现在《我们的歌》中,也出现在《嗨唱转起来》……

  歌手跟电影演员有一点很相似,就是他们需要有一定的神秘感,曝光要克制。如果他们像综艺咖一样出现在各种同类型节目中(甚至是同期播出的),就会给观众一种感觉:他们只是来录节目的,节目中的竞技他们并不会多严肃对待,自然地,观众也不会真正紧张。观众如果没有代入感,节目要出圈,基本是不可能的。

  当然,也不是说节目得成为爆款才算成功,每一档节目的制作级别与市场预期各不相同,就像从收视反馈上说,《蒙面唱将4》《我们的歌》《嗨唱转起来》应该都会让制作方感到满意。只是如果想赢得年轻人的喜爱,制作人还得在创意、对音乐的专注度、新鲜感和代入感等方面下功夫。

(责编:kita)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

娱乐看点

热门搜索

高清美图